通知公告

  友情链接
?
当前位置:首页>>国防视野
? ?
对“军”转“文”这件大事,他“没多想”,有三个原因
贵阳市全民国防教育网 http://www.bigidea-china.com/ | 更新时间:2019-01-23 09:56 |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字号:【大】【中】【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月中旬,古城西安,瑞雪飘飘。记者专程到空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采访金岩。出人意料的是,谈及转改时的心路历程,他的回答如此简单直白:“说心里话,我没多想。”面对“军”转“文”这一涉及每名干部切身利益的大事,怎么会“没多想”呢?与金岩面对面,记者发现,这的确是他的心里话。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

——与空军军医大学首批转改文职人员、专业技术二级教授金岩面对面

■陈贺 檀琳 苏玉军 解放军报记者 赛宗宝

金岩教授正在查阅资料。李西军摄

2018年底,经组织批准,金岩被任命为空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口腔组织病理学教研室主任医师、教授,岗位等级套改为专业技术二级。由此,金岩教授成为去年全军首批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中职级最高的一人。

1月中旬,古城西安,瑞雪飘飘。记者专程到空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采访金岩。出人意料的是,谈及转改时的心路历程,他的回答如此简单直白:“说心里话,我没多想。”面对“军”转“文”这一涉及每名干部切身利益的大事,怎么会“没多想”呢?与金岩面对面,记者发现,这的确是他的心里话。

“没多想,是因为没时间多想,追赶超越的脚步不能停”

金岩工作忙,采访只能插空进行。就在大家等待的间隙,金岩大步流星地走进会议室,面带笑容站在了记者面前。身材魁梧,头发浓密,谈吐健朗,这和记者心目中埋头科研攻关的高级专家形象不太一样。

同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几乎每天早上,金教授都是这样健步如飞地穿过院内的林荫小道,埋头扎进组织工程研发中心实验室,一忙就是一整天。勤勉敬业又低调谦逊,是大家对他的共同印象。

可就在去年夏天,金岩突然“高调”了一次。在数家国内外媒体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带领团队研发的牙髓再造术,攻克了世界性难题,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这是他入伍38年来研发出的第6项科研产品,也是他以文职人员身份在医学巅峰的首次亮相。

2017年底,随着该校文职人员政策宣讲的启动,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工作正式展开。面对新政策,留恋军旅生涯的许多专业技术干部,难免带着焦虑和彷徨,一些人甚至辗转反侧。金岩主动申请转改文职人员的消息传开后,立即在全校上下引起热议。

金岩的履历几乎可以用“辉煌”二字来形容:32岁破格提拔为当时全校最年轻的教授,33岁被解放军原总后勤部评为首批“科技新星”,35岁被香港大学授予名誉教授,48岁成为全校最年轻的“金牌”教授。说转改就转改,这位“长江学者”、973计划首席科学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段时间,许多朋友关切地询问我的情况。我总是重复地解释,没怎么多想,真是自愿的。”金岩告诉记者,既然是国防和军队改革制定出台的政策,自然有它的道理,不如早点改了,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金岩眼中“更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做科学研究,攻克困扰人类健康的顽疾,创造中国人自己的品牌。“不是不留恋这身心爱的军装,而是相比于这些外在的东西,我更看重自己在做什么,追赶超越的脚步不能停。”金岩说。为了节省时间,他每天的生活轨迹基本上简化为家、图书馆、实验室、课堂,偶尔出现在学术会议上。别人眼中的“苦差事”,却是金岩的热爱和执着。

风雨几十年,金岩带领课题组在组织再生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带领科研团队成功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第一个组织工程“人造皮肤”,世界第一个生物眼角膜……多种成果加速驶向国际舞台,赢得世界同行赞誉。

身份虽改,初心不变。“刚递交完转改申请,金岩来不及片刻喘息,就忙于筹备工程化器官及器官芯片技术创新高峰论坛。”副教授李蓓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指定我院承办这次论坛,同时国外专家来院交流,聘请金教授为特聘教授。金教授经常来回奔波,废寝忘食,根本看不出来他刚刚做出了军旅生涯中的一次重大选择。”

“没多想,是因为没理由多想,组织比我想得还周到”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在金岩眼中,他希望团队的年轻人都能成长为医学栋梁,也经常用自己成长的经历勉励大家,“做学问,对个人名利不要想得太多,心无旁骛地把工作干好,组织自然会想到你”。

有两件事情让他感念一生:一是职称晋升,二是成立组织工程研发中心。

20世纪90年代初期,金岩到图书馆翻阅资料文献,他发现自己的研究项目和成果并不比国外同行差。“我们做的科研成果为什么不能在国际顶尖刊物上发表,让外国人也知道我们的科研实力。”

金岩一边开展教学,一边撰写科研文章,很快在不同刊物上发表了许多高水平论文。1992年,29岁的金岩申请参加副教授职称评审。那时我国职称制度刚刚起步,他的老师也大多只有讲师职称,“说心里话,我只是在旁人的提醒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参加评审。”按照当时学校的规定,所有参评人员的成果都得张贴在学校大礼堂旁边的宣传栏里。金岩年纪轻轻,却成果颇丰,引起很多专家教授的关注和好评。一天,一位校领导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在询问他的科研工作情况后,勉励他继续攻关,好好准备日后的教授评审。

功夫不负有心人。3年后,32岁的他又以突出业绩脱颖而出,顺利晋升教授。他笑着告诉记者:“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为了让自己显得‘老成’一点,答辩前几天我都没敢刮胡子。”每当提起此事,金岩总是感慨地说,他的每一步成长,都离不开组织的关怀。

2007年,金岩获评“长江学者”。按照惯例,学校领导找他谈话,了解学习工作情况。没想到,金岩只提了给组织工程研发中心挂牌这一个请求。由于金岩学的是口腔医学专业,而他现在研究的内容涉及组织工程皮肤、干细胞等领域,早已超出他原有的研究范围,虽然取得重大成果,但时常因单位名称和从事研究的方向“不符”,引起一些专家的质疑。金岩说,在国际舞台上竞争的基本条件是要有一个好平台,而他们的编制属于医院下设的教研室,如果申报重大科研项目和一些知名院校不在一个平台上竞争,自然就很吃亏。后来经积极协调,隶属学校的组织工程研发中心顺利挂牌成立。

“没多想,是因为没必要多想,相信政策只会越改越好”

受导师金岩的影响,团队成员刘世宇也同年转改了文职人员。当初,博士毕业成为专业技术军官才2年的刘世宇,也对军装恋恋不舍。导师的一番话让他彻底打开了心结,“‘军’转‘文’是军队人力资源发展的大趋势,配套政策只会越来越好,工作环境也会更加稳定,更有利于大家的成长发展。”此后,刘世宇转改的想法清晰而笃定,与同在医院工作的爱人刘思佳简单沟通后,夫妻双双递交了转改文职申请。

金岩团队中的博士刘文佳是唯一的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学的是目前社会上最吃香的口腔临床正畸学专业,作为联合培养博士专门到组织工程研发中心学习期间,她主动投身到需要坐“冷板凳”的口腔基础医学研究。她对记者说:“这样的选择源于金岩教授的影响,实验室是解开医学奥秘、承载科研梦想的神圣殿堂,在这个奋斗的集体中,大家在意的不是身份,而是事业发展。我申请纳编为新的文职人员,是因为相信文职人员政策会越来越好,坚信在这里能实现人生价值。”

一粒种子的成长,离不开肥沃的土壤。2018年底,该校召开人才建设工作会议,刘世宇和其他62名受资助人员在全校师生的掌声中,披红戴花,登台领奖。2017年底,刘世宇刚刚申请转改就顺利通过副教授资格评审,2018年又获得学校的人才资助,他欣喜地告诉记者:“学校尽最大努力保留好‘人才家底’,出台《调整改革期间人才保留工作意见》,建立了‘千名人才保留库’,每年都会投入人才建设专项经费,实施了‘凌云工程’‘珠峰工程’‘海纳工程’,我们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该校领导介绍,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的落地落实,在空军党委首长的坚强领导下,学校坚持把相关政策制度用好用活用足,在职称评审、人才资助、调剂转改、住房教育等方面,给予文职人员支持关爱,最大限度释放改革的政策红利,真正做到用强军事业凝聚人、用制度机制激励人、用暖心服务扶持人。2018年全校列入干部退役计划290人,其中首批转改183人,目前,这支忠诚可靠、技术精湛、作风过硬的高素质文职人员队伍,正意气风发行走在强军兴军征程上。

编余小议

金岩教授的一句“没多想”,不经意间揭示了一个人才成长的规律:个人热爱与组织关爱,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个人热爱是一个人成就事业、创造辉煌的内生动力和前提条件,一个人只有对名利超脱一点、淡定一点,才可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事业中,从而做出不凡业绩;组织关爱是激发科研人员创造性积极性的外在动因和重要因素,“你把部属当亲人待,部属就会把工作当事业干”,道理简单而平实。实践证明,只有把个人热爱与组织关爱两者紧密结合、同频共振,才能形成政策制度改革最大公约数,绘就强军兴军最大同心圆。

初心不改梦归处

——空军军医大学教研人员热议金岩教授“军”转“文”

(袁真明、王 煜、檀 琳整理)

编者按  前行不忘来时路,初心不改梦归处。空军军医大学专业技术二级教授金岩主动申请转改文职人员,在全校教研人员特别是高职队伍中引发热议,对于吸引保留高层次人才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让我们一起倾听他们的心声。    

志存高远,当饮水思源

■西京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  杨雁灵

1991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入原第四军医大学临床医疗专业,成为“华山抢险战斗集体”学员大队一员,在优良革命传统的滋养和军队熔炉的锤炼下,实现了从一名青年学生到革命军人的转变。经过5年学习,我又以优异成绩成为外科学硕博连读研究生。2001年获医学博士学位后,留校在西京医院肝胆外科教研室工作,开始了人民军医的生涯。这些年,我先后开展多种创新性手术,多次获评全国“名医名术”和“青年名家”。

2017年底,当学校组织转改文职人员政策宣讲时,我出乎意料地听到了金岩教授主动申请转改的消息。我读研究生时曾听过金教授的课,曾到他的实验室做过实验,也算是金教授的学生。专业技术二级的教授身先士卒,带头转改,这让我感到由衷的敬佩和崇敬。这种榜样的力量更加坚定了我转改文职人员、留在西京医院继续为军服务的初心。

不少同学和朋友知道了我的想法后表示不解:“凭你的技术,转业到地方大医院,能轻轻松松当个科主任;若是自主择业办个医疗机构,收入更是不得了。”我知道在待遇方面可能比不过一些地方同行,但我想,人不能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放弃更高更远的追求。西京医院综合实力连续7年排名全国前列,在西北地区医学界长期处于领先地位,这里是见证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今后发展的栖息之地。正如金岩教授所说,军队改革是大势所趋,换一种身份依然是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衔环结草,饮水思源,作为医院的一分子,我也要给“大树”浇水施肥。无论身份如何转变,为广大军地患者解除病痛折磨是我矢志不渝的追求,手术刀依然是我为国家、为军队、为人民服务的冲锋枪,脱下军装我也会日日打磨,不忘初心,让八一军旗永远指引我前行。

从军一日,当忠诚一生

■基础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研室副主任  罗  层

2017年初夏,学校正式转隶空军,我们由“橄榄绿”换上了“空天蓝”。正当全校上下都在为学科设置体现空军特色、科研方向助力空军转型发展、人才培养服务空军需求而紧张忙碌时,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工作拉开帷幕。

对于这身心爱的军装,大家都有着深深的留恋和不舍。面对新的文职人员政策,一些人观望和等待也是人之常情。学校、学院一次次组织政策宣讲和答疑,各级领导深入教研室与大家面对面谈心交心。一番思索和彷徨后,我主动申请首批转改为文职人员。

人生道路上,让我一次次作出无悔选择的,是源于内心的“忠诚”二字。地方大学毕业后,我考入原第四军医大学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从那时算起,我穿着心爱的军装,在这个大院里风里来、雨里去,摸爬滚打22载。定岗落编后,我们科室70%的现役干部都能保留,像我这样的中坚骨干留下来应该问题不大。我想,军改大潮乃大势所趋,无论将军或士兵都应当勇于直面“被挑选”。

金岩教授主动申请转改文职人员,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作为军队的一名科技工作者,我们要有一颗忠诚于军队发展大局,忠诚于组织培养关怀,忠诚于教学科研事业的初心。脱掉“空天蓝”,换上“孔雀蓝”,不变的是从军报国的初心,不改的是忠诚于党、忠诚于军队的志向。基于这一想法,身为支部委员的我向组织递交了转改文职申请。与其因为面子、身份,放弃心爱的事业、温暖的团队,不如换个身份踏踏实实继续攻关军事医学。

转改一年来,我的工作岗位没变,工作劲头不减,去年春节假期依旧在办公室挑灯夜战,组织团队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转改文职后,组织的关心关怀更浓了,同事们的信任支持更暖了。去年,我经过层层选拔,获批学校首批“凌云工程”青年创新团队带头人。站在礼堂讲台上,面对全校2000多名师生员工,我说出了自己坚守梦想、坚定前行的心声:“个人与团队就如同小溪与大海,小溪只能泛起破碎的浪花,百川纳海才能汇聚磅礴浪涛。只有把自己和团队融入强军事业中,才能激发出更加蓬勃向上的力量。”

身份转换,当初心不改

■基础医学院细胞生物学教研室副教授  杨向民

第一次见到金岩教授,是10多年前在一次研究生毕业答辩会上。当听到一名学生实验不顺后,金教授耐心地开导他说,失败是科学研究中的常事,只要你热爱并认准这个方向,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所收获。如同探索“人造皮肤”过程中,看似容易的消化、分离、培养,到大规模阶段就完全不一样了。只有热爱并坚持自己选定的道路,才能为服务国家和人民作出应有贡献。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名师指路”。对于立志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事医学科研工作者的我来说,“热爱”是金教授带给我最深刻的思考和启迪。

2000年,我从地方大学毕业后,作为社会聘用人员来到学校细胞工程研究中心工作。一名本科毕业生能走入军事医学高等学府,在院士团队工作,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我所在团队每天都有满满当当的教学科研任务,在这种紧张充实的工作状态中,我边干边学,先后攻读完成了硕士、博士学位。我一直感受着领导、同事的关心帮助,也越来越热爱这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和军事医学科研事业。

2010年底,我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进行联合培养项目,突然接到导师希望我尽快回国开展科研的电话。我当即告别国外的指导老师,飞回祖国。没想到,回国后还有第二个“惊喜”等着我。科室领导找我谈话,“学校现在有择优录取聘用人员为非现役文职人员的政策,如果能加入这支队伍,你可以实现更好的发展”。成为非现役文职人员后,我心里多了一分归属感,更多了一分对工作的热爱、激情和担当。由于成绩突出,我先后获评学校优秀科技人才和军队优秀人才岗位津贴。

2018年下半年,原社会招聘文职人员考核纳编工作顺利结束,经过严格公正的考试、考核,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如愿纳编,穿上了期盼已久的“孔雀蓝”。回望来校工作的19年,从聘用人员到文职人员,从普通实验员到副教授,是对强军兴军的笃定、对军事医学事业的热爱,引领我追寻探究生命科学奥秘的幸福。